主页 > T汇生活 >我们认同的,是什幺样子的台湾? >

我们认同的,是什幺样子的台湾?

2020-07-10 来源:T汇生活

我们认同的,是什幺样子的台湾?

「我主张台湾独立」,几乎已成为「天然台」(自然拥有素朴台湾人认同)世代,不避讳也相当自然会脱口而出的一句话。然而,在「新国家运动」三十週年,以及民进党全面执政后的今天,重新贴近并扣问带着当年「新国家运动」内涵的实践下一步为何,或许更能以承先启后之姿,重新因应新时代下的新国家运动。

当年的新国家运动,标举四大目标:

一、唤醒全民认同台湾、关切台湾前途,并共同努力维护台湾国际主权之独立地位。
二、呼吁全民共同走上街头,压迫执政党接受国家体制全新民主化的和平改造。
三、独立建国─台湾人的新希望。
四、提倡新国号、新宪法、新体制、新国会、新政府、新文化、新社会、新环境。

此四大目标中,除了民主化跟选举所带出的政党轮替而组成的新国会、新政府之外,其实新国家运动高举的各项目标仍有待努力。然而,当年「新国家运动」的出现乃是解严初期,政治自由化与民主化方才开启的时刻,儘管「国家与人民身分」认同错乱的问题,常会造成各种社会运动的分裂,但对于「起造新国家」的论述想像却相较一致,不似当前的纷杂与混乱。

事实上,对于台湾当前国家状态的论述的纷杂与多元,有部分是因为「民主化」进程在台湾,已经带来两次亲近本土的民进党取得执政,并掌有「中华民国政府」的治理权,因此,若继续以「台湾非独立」思考,究竟该如何理解当前有效统治的「民进党本土政府」呢?类似的焦虑,其实正是回到当年所谓「新国家运动」的素朴思考中寻找新的可能。

再者,「选举入政」作为台湾民主化运动的具体实践,并成为台湾社会普遍认可的政治改革公约数之后,当年新国家运动却分别拆解成几项口号目标:如制宪、公投、入联、正名⋯⋯等等,而成为统摄许多所谓本土独派主张的运动目标。儘管,随着对台湾国际法理地位理解的不同,建国自决派认为公投、入联与正名,都将无法有效告别「中华民国」及其体制,并据此取得国际合法承认之可能;但不可否认制宪、公投、入联与正名等目标,已经成为广义本土独派独立运动所追求的目标。

不论如何,民进党全面执政之后,「台湾独立建国运动」的确陷入一种阶段性任务达致后的失向迷航,或许重新回到当年的「新国家运动」的内涵论述,有助于寻访到我辈再努力的方向。

事实上,郑南榕曾经在〈台独是民主运动的唯一活路〉一文中提及:「台湾独立的内涵是政治权力重新分配,以追求新宪法、新国家、新政体。换句话说,台湾独立追求的是民主,这不但是目标,而且是唯一的手段。」果若理解没有过于偏差,郑南榕认为的新宪法、新国家与新政体,理当都该是「民主」的结晶;至此,「民主」看来不单单只是一个众人自由无记名的「程序性投票」机制,而是有具体的指向:带出新宪法、筑就新国家、完成民主新政体。

当前,在独派阵营里头,有人区分「华独 vs.台独」之别。事实上,郑南榕曾经在〈台独是民主运动的唯一活路〉文章中呼吁民进党必须把「人民有主张台湾独立的自由」列入党纲,唯有如此,方能跟正在推行「民主改革」的国民党有所区别。在郑南榕的看法中,拒斥迴避「人民有主张台独自由」的国民党的民主改革,只是假民主,而非真民主,同时也认为国民党推行的民主化造就的将只是「国独」。因此,郑南榕的「国独」说,某种程度与当前对所谓「华独」的分析有着亲近相似性。

换言之,郑南榕清楚的意识到,所谓的新国家并非把中华民国从威权体制改成民主体制即可达致,这也反应在郑南榕曾经提及:「除非和『中国共产党』及『中国国民党』划清界线,台湾绝对没有前途。」

因此,放在台湾的「民主化」实践中看来,郑南榕的看法,是否意味着「中国国民党」此一外来殖民跟威权残余政党,不应具备台湾政党政治竞争资格的意味,倒是值得推敲。

不论如何,郑南榕未能清楚表达的部分,却在事后得到某种程度的验证:李登辉任内尝试把外来离地性格浓厚的「中国国民党」进行本土化再造,但在二〇〇〇年陈水扁赢取总统大选后被逐离出国民党,导致国民党的本土化进程遇到反挫,迨至二〇〇八年马英九威权复辟,终于让台湾民主实践得到一项肯认─容许外来离地政党参政,是对民主的一项毁坏,毕竟离地政党并非以在地利益为优先!于是,从台湾民主进程的教训中,郑南榕认知期待的新民主政体之确保,则必须透由「转型正义」工程进行威权体制的涤清,方有可能。

再者,郑南榕殉道后,台湾的民主实践,事实上也已经遇到不小的瓶颈。此一瓶颈,是当年新国家运动期待的民主新政体,所无法预测的:选举游戏的制度性障碍。透由选举竞争,取得权力位置,已是台湾社会公认的实现社会改革的主要路径。但烧大钱、资源稀薄、没传统桩脚扛轿、不是政二代出身的常民,事实上已经在当前的选举游戏规则中,被排除在台湾自傲的「民主政治体制」之外。换言之,在这种烧大钱的选举游戏体制下,早已为当选设下难以跨越的高门槛。这个门槛,意味着平凡的你我,所拥有的只是「投票权」,而难以在此种烧大钱所堆砌起的选举宣传活动中,有被市民认识的机会,更遑论当选的可能。因此,选举游戏规则的再造,已是台湾民主体制深化与崩坏的重要关键。

由此可知,「转型正义」工程实践,以及选举游戏规则的制度再造,攸关新民主政体的存续,也是符合当年新国家运动的一项目标。

根据郑南榕的论述,台湾民主化的指向,必须是新宪法与新国家。然而,不论当前台湾社会是否有足够的意愿跟能量,以民主工具来实践新宪法与新国家之可能,当前舆论充斥着中国会打来、美国会不支持台独的各种「实际恫吓」与「自我限制」。台湾的执政者跟媒体,也常常以此训斥台湾社会与人民。甚至,还有各种「躁进」或「时机不对」的攻讦批评。

儘管,新国家运动当时的国际政经环境,与当时候中国霸权崛起环境,早已不可同日而语;因此,用现今的环境重读当时候郑南榕对中国的看法,是显得一厢情愿,例如:郑南榕乐观地认为「我们唯有动员自己的力量,内争主权,外争国格,并『与中国和解』,取得独立平等的国际地位,才是解决台湾前途问题的根本之道。」以及「台湾是个独立国家,那幺与北京建立外交关係,打开直接『三通』的管道,我们台湾人民才能省下这种『第三国费用』。」毕竟,逼迫「台湾人」不能放弃「中国身分」的人,除了中国国民党之外,更大一部分是来自中国政权的压力;换言之,我们想要从「国共内战」中和解跳脱,但中国国民党跟中国共产党却不愿意与台湾单方面的和解。

但有一点必须确认,即是独立建国运动的步伐是否「躁进」,或者何为适合的时间点,其实难以验证。唯一能先确认一件事情,不断凝聚建国的政治意志,由建国政治意志的凝聚,把台湾建国独立步伐逼到临界点,让临界点前的真正障碍现形;纵使,在那临界点前夕功亏一篑,那幺下一世代或承接下一棒的人们,即可知道在那个临界点的风景中,有什幺具体的难题必须克服跟跨越,才能抵达新国家与新宪法所写就的独立新共和的彼岸。世界上应该没有一套公版的独立路径图,只有一种不断叩关、叩关、再叩关的接棒跟努力,这是郑南榕所言的「唯有动员我们自己的力量」的真义/意吧?!

事实上,尚未见证到台湾建国政治意志,把那个过渡到彼岸的临界点之各种障碍现形,以国际现实主义的观点指称,美国会不同意,中国会打过来,其实都过于自大,以为能完全预测美国的行动,并且认为美国的「利益之所在」一定是永恆不变。事实上,美国政治势必以「美国利益为优先」,此乃定数原则;但何为「美国利益之『所在』」,是会随着国际政治形势产生变化的。

换言之,让台湾人民的建国意志成为大国地缘政治中,考虑进去的变项,是我们首先要达到的目标。用社会科学的语言来讲,让台湾人民的独立心声吁求,成为「自变项」(independent variable)而非「依变项」(dependent variable),是我们做得到且必须做到的第一阶段的任务。或许,在面对历史上曾经浩浩蕩蕩在全台展开「新国家运动」三十週年的此刻,对先辈们所想望追求的那个方向,最好的继承方式,即是从「我主张台湾独立」到「我实践台湾独立」了吧?

———

陈奕齐
笔名新一。喜欢从事田野调查与社会观察,因看不下去,转身投入政治改造工作,创立基进党(前身基进侧翼)。希冀用社会科学的分析,寻找台湾政治改造的阿基米德点,撑起政治与政制改造之可能,并往新国家彼岸过渡。

随机文章

整个冬天都是我的草莓季!10 家 IG 必打卡甜点店
整个冬天都是我的草莓季!10 家 IG 必打卡甜点店
天气越冷,越是草莓的季节。如果你仍拥有一颗少女心,看着鲜红欲滴的草莓仍感到怦然心动,10 个草莓蛋糕
整个区沦陷?辽宁盘锦非洲猪瘟疫情曝光
整个区沦陷?辽宁盘锦非洲猪瘟疫情曝光
非洲猪瘟疫情仍在大陆蔓延,到目前已有10多个省份沦陷。(ScottOlson/GettyImages
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!一边工作一边环游世界的数位游牧民族
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!一边工作一边环游世界的数位游牧民族
去年 12 月,我朋友,也是我的共同创办人 Brian 无意间给我提到他特别喜欢出去旅游,想要探索亚
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,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
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,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
五月见到 Jacob Laukaitis 时,他已经旅行两年多,足迹遍及欧洲、美洲与亚洲 47 个国
整个城市动起来帮你找走失毛孩!成功率超高的宠物协寻App
整个城市动起来帮你找走失毛孩!成功率超高的宠物协寻App
任何拥有宠物的人最害怕发生的几件事之一,绝对有「宠物走失」!一发生这样的意外,除了主人被排山倒海的自
整个城市就是你的图书馆!
整个城市就是你的图书馆!
不知道低头族们有多久没有看书了呢? 自从有了网路, 我们似乎愈来愈少看书了, 取而代之的反而是社群网